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

鑫富药业多元化背后或存利益输送 律师称信披违规

2018-12-07 22:36:57
鑫富药业多元化背后或存利益输送 律师称信披违规 连续两年巨亏之后,鑫富药业4月27日起“批星戴帽”,变为*ST鑫富。对于其业绩不振,业内普遍解释是盲目多元化导致失利,但仍有人对其新材料业务抱有希望,认为“释放利润只是时间问题”。中国证券报记者却了解到,鑫富药业的新材料业务远没有想像的那么乐观,公司基本面真实情况被刻意隐瞒,多元化面纱背后的意图值得推敲。 多元化走进误区 鑫富药业从2007年开始便陆续公告涉足全生物降解塑料、泛解酸内酯、羟基乙酸、木制活性炭、医药、三氯蔗糖、PVB胶片、节能材料、汽车零部件等领域,偏离公司主业饲料添加剂泛酸钙越来越远。时至今日,这些项目带来的是灾难性后果,公司2010年、2011年分别亏损1.97亿元、2.3亿元。 “这些对外投资的项目跟公司主业基本没有关系,鑫富药业俨然是在做风险投资。”一位不愿具名的券商分析师称,“新材料业务是能够产生故事的题材,也是鑫富药业热衷于投资的领域,但是技术要求非常高、成功难度非常大。有的项目如木制活性炭不需要实际投资就可以测算出没有投资价值。” 天津股权投资基金协会常务副秘书长刘瑞表示,“鑫富药业的投资不同于风险投资。风投投资10个项目,如果有两个成功,就能够保证回收这10个项目所有的投资。但是纯粹的产业投资没有杠杆效应,即使在10个项目中能够收获两个,也没有‘以小博大’的收益。项目越多意味着注意力越分散,反向效果越明显。” 借利好顺势减持 从鑫富药业股价走势图看,2006年末收盘价仅18.39元,2007年10月份后复权股价一度涨至256.3元,这一上涨过程恰好是公司新项目越来越多的阶段,同时是大股东和公司高管大量减持的阶段。 鑫富药业年报显示,大股东杭州临安申光贸易有限责任公司2006年末持股比例为31.04%,至2007年末已经降至27.65%;公司总经理林关羽2006年末持股比例为14.64%,至2007年末已降至12.08%;公司董事长过鑫富配偶吴彩莲2006年末持股比例为6.52%,至2007年年末降至6.14%。 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副院长杜惠芬认为,“鑫富药业大股东和高管在拓展新材料业务的同时在减持,可以有两种解释,一种是不看好项目前景,但既然不看好为何还要做;第二种解释是,通过新材料这一迎合资本市场口味的‘题材’炒作股价和更好地减持套现。” 此外,2011年还出现过一次减持。6月22日鑫富药业公告称,拟于2011年7月起对D-泛酸钙销售价格进行提价,提价幅度不低于10%。在该公告披露前的6月3日,吴彩莲以18.04元/股的价格减持216990股;6月16日,吴彩莲以18.11元/股的价格减持177000股。在该利好披露后的6月23日至6月30日,吴彩莲继续大幅减持。林关羽则在2011年7月14日以18.19元/股的价格减持1206900股。 律师称信披违规 鑫富药业2011年年报显示,PBS(降解塑料)项目在生产过程中因质量不稳定造成少量退货及不合格品。但更多的真实情况公司却没有披露。 鑫富药业原降解塑料管理团队一位人士称,“降解塑料业务有希望盈利,但董事长过鑫富舍不得投入资金,理由是要发展其他根本没有希望盈利的新业务。为此,2011年鑫富药业副总经理姜凯辞职,前往另一家降解塑料企业工作。此后,新材料事业部总经理梁海天、生产车间主任等降解塑料质量控制、技术、管理、销售方面的人才也陆续离开。” 2011年3月18日鑫富药业公告称,公司董事会于17日收到副总经理姜凯的书面辞职报告,姜凯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副总经理职务。对于姜凯离职,公告称,“姜凯的辞职不会对公司生产经营产生影响。”而接近鑫富药业的人士称,“姜凯是鑫富药业降解塑料业务的领军人物,过鑫富没有能够挽留住姜凯,导致整个降解塑料业务管理团队萌生退意,对公司降解塑料业务造成非常大的打击。” 除了对降解塑料核心团队离职至今没有披露和对姜凯离职的影响估计不足,鑫富药业对于降解塑料专利技术的描述与事实也不相吻合。 鑫富药业在2009年公布的增发方案显示,中科院理化技术研究所历经数年攻关,取得了PBS直接缩聚合成技术,其技术指标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公司已与中国科学院理化技术研究所签订技术转让合同。方案显示,2007年9月公司期年产3000吨PBS生产装置建设完成,经过中国科学院理化技术研究所测试验证,生产线基本符合设计要求。2007年10月,3000吨PBS生产装置正式投料开车,至2008年3月,已顺利生产出注塑级、挤出级和吹塑级的PBS母粒,产品性能达到设计要求。 对此,中科院有关专家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双方合作早在2008年就已经终止,鑫富药业只提供了150万元的技术资料费,得到资料后鑫富药业就招兵买马、另起炉灶,中科院也没有给该公司提供后续的技术服务,而按照初的合同,鑫富药业应当提供1000万元,中科院才能将专利技术转让给鑫富药业。” 北京邦盛律师事务所一位律师表示,“根据中科院专家的说法,鑫富药业与中科院理化所签订的合同并不成立,公司在合同终止后没有及时披露属于信披违规,2009年增发方案的有关内容还涉嫌虚假陈述或者信息误导,应当按照《证券法》规定惩罚董事会有关成员。” 被指存利益输送 新项目进展不利,鑫富药业屡屡发生资产减值,看起来顺理成章。专家却表示,鑫富药业或通过下设的令人眼花缭乱的子公司掏空上市公司、进行利益输送。 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副院长杜惠芬表示,“大幅计提资产减值意味着公司要放弃这些新建的生产线,或者这些项目根本就不靠谱,公司说在某项业务上花了多少钱,但实际上没有花那么多钱,比如以较高的价格购进旧的、落后的生产装置,在化工行业这种情况比较常见。” 另一位财务专家表示,“从财务报表相关项目变化看,大量的现金转化成了在建工程、工程物资以及进一步的资产减值。鑫富药业设立那么多子公司,在不盈利的同时还不断往里面投入资金,这些公司的运作不需要很透明,通过他们掏空上市公司的可能性非常大。” 鑫富药业原降解塑料团队的一位人士称,“公司在降解塑料研发方面并不舍得花钱,但是为其他新项目购置的资产并非能够带来利润的优质资产,未来可能还有很多资产要计提减值。” 还有分析人士称,“三氯蔗糖、活性炭等项目是比较明显的‘烂资产’。活性炭项目虽然靠近原料产地,但是气候条件根本不利于生产,生产出来后还要经过长途运输才能销售,成本与售价明显倒挂。三氯蔗糖项目2011年发生爆炸,原因可能在于购置的生产装置有问题。” 球场护栏网厂家
过滤器
限高架厂家
郑州金水电缆厂家电话
塑胶料tpee厂家
清水混凝土色差修复
小孩发烧39度怎么办
幼儿咳嗽吃什么药效果好
小儿感冒推拿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