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仙魔大红楼 第一百三十九章 举人求诗

2020/02/15 来源:万州信息港

导读

仙魔大红楼 第一百三十九章 举人求诗宝玉最近很是清闲。熔炼了五十丈文山后,为了巩固根底,那是往死里控制淡蓝色文火,平日里就是吟诗作

仙魔大红楼 第一百三十九章 举人求诗

宝玉最近很是清闲。

熔炼了五十丈文山后,为了巩固根底,那是往死里控制淡蓝色文火,平日里就是吟诗作对,还有研读下古人的文章。

一时间,宝玉仿佛一个山野的闲人,安得自然心。

今个清晨,宝玉练习了项庄剑舞,随后拿了壶淡酒,和周云饮酒闲聊。

那边赵贵宁等人都在听风飞流讲课,抓耳挠腮的嬉笑声,引得周云频频回首。

“不愧是顶尖的学士呐,这寓教于乐,真的是位良师。”

宝玉笑了一句,把周云的心思扯回来。

周云苦笑道:“宝二爷,您就别为难我了,灵魄夫子的教诲,我是一刻钟都不想耽误。

得,您长话短说,喊我有什么事情?”

“没事啊,就是闲得无聊。”

“……”周云。

眼看周云只顾着风飞流的讲课,宝玉才安下心来。

那个草莽偏方的事,宝玉和周云共享了,没有别的原因,只因为周云是水溶的人,这才难得大方一次。

当然,在那时候他可以瞒着周云,但是事情过后,水溶肯定能想个清楚,平白得罪一位盟友侧的皇子,绝对不是一件妥帖的事情。

而如今,更好的药方,宝玉却不想和周云分享了。

【别说是疗效差了点的草莽偏方,就算是回光散,或者是袭人带来的上好疗伤药,也没可能让申哥儿的伤势恢复得那么快。】

宝玉想起在简陋的木棚,艰难挪动的申哥儿一下子跳起来的样子,嘴角沁出笑意。

没关系,只要是他的人,早晚,那东西都会给他。

宝玉一点都不着急,只是往附近一看,突然愣了一下。

“申哥儿他们呢?”宝玉对袭人问道。

袭认一边给他收拾吃剩的酒菜,一边回道:“他们大清早的来找过您,见您没起来,就让奴回禀一声,说要给您个大礼。”

“大礼?爷还巴望着他们的宝贝呢。”

宝玉讪笑一声,没怎么在意,可是这时候,周围的空气,突然有点灼热了起来。

只见钱谋学周身缠绕火红的烟气缓缓落下,四处看了看,有点无奈的摇了摇头。

“宝哥儿,外面可是找翻了天,你竟然在这里悠闲自在

。”

宝玉笑道:“不就是慕容驰弄了百多个秀才把山翻了个遍嘛,小事而已。当然,以您和慕容驰的关系,可以告诉他这个地方,然后呢,我就把他给收拾了,多好。”

“可别胡吹大气,水驰,不,慕容驰可是能出口成章的。”

水驰?

宝玉敏锐的捕捉到了这个口误。

不过到底是口误,还是故意泄露,宝玉看着钱谋国一脸的莽撞夹着些许的精明,真个有点估量不准。

宝玉见钱谋国神情闪烁,笑了笑,让袭人撤远了些。

钱谋国很满意的点点头,这才开门见山道:“宝哥儿,钱某这次来,说白了还是看上了您的诗才,想求您作一首诗。”

闻言,宝玉有点傻眼。

作诗?

钱谋国是七胆举人,其恩师陈长弓,更是有着破城之称的封号进士,要说诗才,已然属于拔尖的那种,哪里需要求他的诗词?

宝玉讪笑道:“夫子说笑了。”

“没说笑。”

钱谋国十分认真的道:“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烛成灰泪始干。我知道这是一首表达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正气诗,但是在恩师的眼里,这是一首情诗。”

宝玉的心里颤了一下。

没错,这真是一首情诗。

钱谋国突然弯腰,作揖一躬到底,恳求道:“钱某知道所来唐突,但是钱某真的很需要一首情诗,还望宝哥儿费心劳神,拉扯钱某一把。”

宝玉无奈,摇头道:“可是以您的诗才,以破城进士的才学,难道作不出一首精妙的诗词?”

钱谋国抬起头,指着满脸的络腮胡苦笑,“宝哥儿,您看钱某这样子,像是有女人喜欢的样子吗?”

咳咳,宝玉咳嗽两声,好不容易才忍住没笑。

好吧,就钱谋国这凶神恶煞的样子,不吓死女人就很能耐了。

唔,想必吓不死的,钱谋国也看不上。

“宝哥儿,算是钱某欠你一个人情,还请劳神费力,拉扯钱某一把。”

话说到这个份上,宝玉真的有点骑虎难下。

要说给吧,那可是一首好诗,他有点舍不得;

可要说不给吧,堂堂封号进士的弟子、七胆举人、代夫子,哪一个身份都让他不好意思不给。

不管怎么说,钱谋国也是陈长弓的弟子,而陈长弓,也是一个难得的妙人儿。

【话说到这份上,不给诗词就是要打陈长弓的脸面,倒不如让他们多欠我的人情,以后大有用处。】

想到这里,宝玉低声吟了几句诗词。

只是第一句,钱谋国就瞪大了眼睛;

第二句出口,钱谋国挥手打散了天地异象,对宝玉再次行礼;

到了最后一句,钱谋国深深的注视宝玉,赞道:“宝哥儿的诗才,钱某人算是真个见识到了。贾府中兴有望,我北天军,自然不会与贾府作对。”

干净,

利落,

爽快!

宝玉也十分惊讶,没想到钱谋国竟然是这般投桃报李的好人。

这刚给了诗词,钱谋国的好处立马就到,说是不会作对,其实换句话来说,就是有需要的时候,可以力所能及的帮忙。

北天军向来是法道儒家掌管着,可是陈长弓的威望,足以影响整个北天军!

宝玉听过一个典故:

北天军与地狼一族交战时屡受挫败,便是学士都扭转不回劣势,可是陈长弓一到,将士们的士气顿时暴涨,硬是把十倍的敌军,给打了一个对穿!

此等威望,便是哪一天贾府跟北天军怼上了,只要陈长弓一句话,北天军就算是不遵上令,也不会动贾府的半根毫毛。

想到这里,宝玉正了神色,沉声道:“很好,我们四大妖族,从来都是大周的股肱之臣。”

钱谋国大笑道:“所以我才敢说这句话。宝哥儿,这可不是谢礼,而是我家恩师真正的心思,有待一日,钱某会真心谢你,但是希望,你不会有用得着的那一天。”

说着,钱谋国低声吟哦了一句‘良时不再至,离别在须臾’,瞬间从原地消失。

七胆举人?

宝玉嗤笑了一声。

‘良时不再至,离别在须臾’,这是别诗三首中的第一篇,更是其中的第一句话。

诗词也分等级的,能够用出这须臾之间消失在原地的出口成章,起码需要消耗一个八胆举人的全部才气。

眼看钱谋国用得如此干脆利落,很显然,钱谋国的真正实力,要远远超过他那个身为八胆举人的哥哥!

“军队,还有朝廷的殿堂,这里面才是藏龙卧虎啊,那些布衣的举人、进士,乃至于学士,恐怕同阶的实力都要差了不少。”

宝玉沉吟了一会,坚定了做官的心思。

“宝二爷,第一份礼物可算满意?我的表现如何?”

到了下午,只听一声声噗通噗通的声音,小溪里就摔进去好些个人。

宝玉凑过去看了,见是一个个白衣的秀才,全都被扭脱臼了胳膊小腿,在不深的小溪里呛水。

“咳咳,救命!”

“咳咳,乐阳申你枉为法道文人,竟然做了贾宝玉的走狗……他么的,快把我们捞上去,真的想淹死我们吗?”

乐阳申大笑着从山壁上滑下来,指着下面的落水狗痛骂。

“什么法道文人?一个个都是没本事的水货,全都被爷收拾了……

你瞪什么瞪?老子可不是法道文人,只是准备加入法道儒家而已,都不收老子的亲哥,老子还懒得伺候你们!”

喊着铁蛋和二狗把人捞上来,旁边又有乐阳吟抓着藤条挨边绑了,乐阳申才跳到宝玉的身边,讨赏邀功。

“宝二爷,十七个法道秀才,其中分在咱们第一峰的就有六个,值个多少价码?”

“不许讨价还价,宝二爷已经给咱们够多的了。”

后面的乐阳吟扬起巴掌。

乐阳申一点不怵,瘪嘴道:“你是牛妖,牛妖你知道吗,不能打文人的闷棍,不能做过分的事情,这些都是我和铁蛋二狗一起抓来的,没你的份,你跑出来折腾什么?”

“那也不行!”

乐阳吟好像有良心多了,愤愤道:“宝二爷给你看了进士注释,还给你了好些个十扣纸,你要记恩。”

言语凿凿,那叫一个谆谆善诱,宝玉一拍脑袋,看不得这兄弟俩唱黑脸白脸。

乐阳两兄弟哪方面都好,就是财迷,还他么的往死里不要脸皮,这是唱双簧给他看呢,就是想要好处。

“一个五十两银子,先记着,要是把慕容驰抓来了,给你们一千两!”

一句话,乐阳申就两眼直冒金光。

铁蛋和二狗子对视了一眼,全都通红着眼睛,舔了舔嘴唇。

一千两白花花的银子呐,那是多少好酒好肉?

三个人好像吃了枪药,啃了块硬邦邦的大饼,又朝着山壁上面爬走了。

刚上完风飞流课程的秀才们惊声大叫:

“我擦这三个不要脸皮的,真要去动慕容驰?”

“天知道,我打赌他们会被慕容驰鞭打、炮烙,调教成卖屁/股的。”

“你可别小看他们,要是打不过,他们可滑溜得很,我打赌他们灰头土脸的逃回来。”

“我打赌他们断一只手!”

“断两只!”

“我打赌……混蛋,我打赌他们得有个断了命根子的!”

宝玉看着乐阳吟笑嘻嘻的跑去开盘口,一群秀才也捋起袖子,把个碎银子和造竹纸十扣纸哗啦啦的往上面押,差点咬碎了满口白牙。

“失算啊,失算……”

宝玉恶狠狠的往回走,边走边骂。

“一群没骨气的文人,竟然三五天就被乐阳两兄弟给带坏了,晚上全都给爷喝稀饭,一个都不许吃肉!”

虽然在骂,宝玉却没忍住笑。

特别是看见十几个绑成一团的秀才们,仿佛野狼看见了好肉。请百度一下“扔书”感谢亲们的支持!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