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科技

李彦宏服务于草根这有什么错iyiou.com

2019-03-11 15:07:26

李彦宏:服务于草根这有什么错?

百度CEO李彦宏(图片来源:福布斯)

中国的十几亿人中大部分是普通人,他们是弱势、需要帮助、需要被服务的一群人,而我们所做的产品、所提供的服务就是要让多的人从中受益。

百度成立之前,中国人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能如此便捷地获取信息。

我的理想是用技术改变世界,通过技术让人更便捷地获取信息。

访问者:苏小和

受访者:李彦宏

多年以来,那些攻击百度的人,都拿商业模式来说事,以为百度的竞价排名和企业公关过滤有道德缺陷,其实,百度一直面临核心技术和自我审查的市场审视,才是他的软肋。比如,众人以为,百度不过是剽窃了谷歌的一些基本技术和商业模式,所谓建设中国特色的搜索技术,就是把谷歌的理论和中国实践结合起来;还比如,百度不得不进行大量的信息自我审查,以至于到,百度带给用户的,首先是连篇累牍的广告页面,那些真正有价值的信息,反而被遮蔽在旮旯里。

可是,那些坐在电脑前面的、大多数的中国面孔并不知道这样的现实,或者他们本来就没有升起一种海量的信息需求,或者他们以为搜索过滤,本就该如此。记得当三聚氰胺闹剧出来之后,百度是有过麻烦的。

我所了解的李彦宏,每次面对纷争,都是一副言呵护人生的七味良药辞谨慎的模样。面对尖锐的提问,他甚至像一个外交官,大而化之,立场鲜明,他不会留下不利于生意的口实,因为他知道,自己只是一个生意人,一个在中国赚钱的生意人。

平心而论,生意人向环境妥协,向市场妥协,是一种理性的态度。在一个金钱至上的时代,企业家阶层是有妥协精神的一群人,赚钱才是商人的目的,任何一个公司如果不以盈利为目的,显然不是一个卓越的公司。

从市场的分工命题看,这样的表述当然合理,但凡事总得有个底线。所以,万科给自己设定的底线是不行贿,微软给自己设定的底线是不剽窃。这些所谓的底线,看似简单,其实做到极难。

那么百度的底线是什么呢,没有人知道。 据《南都周刊》报道

在维护公众知情权方面 百度发挥了非常正面的作用

:沈南鹏(红杉资本中国合伙人)说,作为上市公司面对的一个新课题就是维护公众的知情权。在这方面,你们有什么经验可以分享?如果没有环境的限制,你们可能做得更大,走得更远。

李彦宏:在这方面,我们发挥了非常正面的作用。百度成立之前,中国人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能如此便捷地获取信息。当时,

绝大多数互联都使用英文。当在其他地方找不到的东西,在百度可以找到,而在百度找不到的东西,在其他地方也几乎找不到时,使用百度的人就越来越多。今天,百度收录的中文页超过150亿个。近,谷歌CEO说未来五年,中文有可能变成世界上的大互联语言。

那么,我们能不能做得更好?当然可以,并且还有很多事可做。创立的时候,我们只有5个工程师,现在发展到2000多人。这么多工程师,他们每天的忙碌是为了什么?还是为了让公众更便捷地获取所要信息,而这也是百度的理想。

如果伤害了社会 钱会离你越来越远

:在中国做企业很不容易,因此在整个社会结构中,企业家是一个具有妥协性的阶层。有句老话“和气生财”,企业家的目标是盈利,因此不应该和环境过于冲突。不知道你与市场有着怎样的妥协?

李彦宏:我并没有将这些东西看做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但我们确实碰到了类似的问题,为什么大家不能理解我的做法呢?举个例子,十年前,甚至更近的时候,在国内,黑客经常被当做英雄来宣传,甚至出现“红客”的说法。百度在成长过程中也遭遇过黑客的骚扰与攻击,我们的服务甚至因此而出现了短暂的中断。如果让公安局去抓捕黑客,那是很困难的。首先,当时他们在技术上难以做到;其次,大的舆论环境并不支持。因为公众并不认为黑客就是罪犯,反而觉得他们是技术高手,是英雄。公众的这种观念对我们的发展造成了一些困扰。:因为泄露了客户的个人资料,杨致远曾经在美国国会向一个中国的用户道歉。当时就有一个议员问他,作为企业家,你除了赚取大量的钞票外,难道就没有其他的追求?难道你的人生仅仅是将企业做大?面对这样的问题,你会怎么回答?

李彦宏:其实,美国的政治也很功利,尤其是在议员的层面,他们的所作所为,他们的言论基本上是为他的选票而设计的。比如,这个议员的提问,我相信这并不是他发自内心的话,而是说给选民听的。

作为企业家,我们应该做企业家该做的事,而不是政治家该做的事。但这并不意味着,企业家一定要将赚钱放在首位。如果市场比较合理,那么赚钱就应该只是副产品。也就是说,当你的企业做好了,对社会有所贡献了,钱就会自然而然地流入你的口袋。但如果对社会产生了坏的影响,伤害了社会,那么钱就会离你越来越远。这是一个正常、合理的市场经济体制所带来的效应。现在,我们所面临的环境不能说已经完美,但已经越来越接近这个状态。

只需要琢磨普通老百姓真正需要什么

:在搜索引擎工具的选择上,社会上有一个约定俗成的现象,那就是,有自主意志的人不太愿意使用百度,而选择其他的搜索引擎。对此,你怎么解释?

李彦宏:其实,我不需要解释这个现象。我的理想是用技术改变世界,通过技术让人更便捷地获取信息。所以,在实现这个理想的过程中,我不需要刻意去思考哪类人是我要争取的。我要做的就是,让远在新疆种地的农民能像大都市里的人一样,想知道什么他就立刻能便捷地知道。这是我致力去解决的一个问题。

我们的产品设计也完全体现了这个理念,只需要琢磨什么产品和服务是普通老百姓真正需要的。贴吧、知道、百科就是以这样的出发点设计出来的。比如贴吧,已占百度10%以上的流量,但它的用户相对来说比较草根。但这有什么错?中国的十几亿人中大部分是普通人,他们是弱势、需要帮助、需要被服务的一群人,而我们所做的产品、所提供的服务就是要让多的人从中受益。

说百度拿谷歌技术来用这很不公平

:但有人说,百度所奉行的是拿来主义,就是将谷歌的技术拿过来使用。你觉得,这一说法对你公平吗?

李彦宏:这是很不经历公平的。这里有点细节的东西。1987—1991年在北大读书的时候,我的专业就是信息管理,从那时候开始,我就在研究与搜索引擎相关的技术。到美国读书后,更是接触了当时世界的搜索引擎技术,那时叫信息检索技术。虽然,那时互联意义上的搜索引擎还没有诞生,但这套技术其实已有几十年历史,而美国一直站在这个领域的前沿。1996年的时候,我发明了“超链分析”,这是1999年之后,世界主流搜索引擎都采用的一种搜索引擎技术。1998年,在硅谷我也是个将长远分析理论和技术运用到搜索引擎的。那时,谷歌还不是一家主流搜索引擎企业,但他们已经在开始使用这套东西。

2000年,我做百度的时候,谷歌仍然不是一个具有巨大影响力的公司,我们也没有想去学它。现在,从我们的产品中,就可以看出我们与谷歌在指导思想上非常不同。比如2003年12月,我们创办家贴吧。再早期的时候,大家对中文人名没有进行过认真考虑,比如,“王志”和“王志东”本是两个不同的人,但在英文搜索技术中,人们在检索“王志”的时候就会出现“王志东”的相关信息,因为它们是相互匹配的。

我关心很多事情但我能做的还是我的事业

:为什么对同一词条,百度与其他搜索引擎出来的结果不一样呢?

李彦宏:这个问题,我没法给出精确回答。因为对于每一个检索词,在其背后的检索过程中,哪一步起到了关键作用,这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我们一直致力于搜集多、全的信息索引,但在实际操作中,用户可能会发现相反例子。

比如,在百度,检索词越长,用户找到的检索数目就越少。因为,我们认为用户检索的所有词语都应该出现,这样才能确保检索的精确性。但在谷歌或西方的搜索引擎,检索词越长,检索到的信息就越多。它们认为,与检索词中任一词语相关的信息都应该出现。换句话说,百度采用的是“与”逻辑,而谷歌或西方的搜索引擎采用的则是“或”逻辑。对用户来说,检索结果数量的多少并没有太大价值,关键的是,他想要找的东西找到没有。

:我印象中,北大毕业的学生都比较有使命感,比较有社会心,参与意识也很强,但在你身上,我看到的更多是工具理性,更多是踏踏实实做事。

李彦宏:我还是挺有激情的,虽然不能说忧国忧民,但还是在关心很多事情。只是对我来说,我所能做的的事情还是管理好公司,还是在我所从事的这个事业。成天去对别人品头论足,这并不能够改变什么。

(本文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苏小和)

2007年武汉C+轮企业
超竞教育获数千万元天使轮融资
Uber再失重要高管:全球运营高级副总裁格拉夫斯离职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