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监狱关芣孒咜应送菿什么适当处所7z7z

2019/06/13 来源:万州信息港

导读

监狱关不了她 应送到什么“适当处所”?台海2月19日讯 据台湾《联合报》报道,从爆发贪渎案到判刑定谳,曾在岛内掀起滔天大浪的吴淑珍,创下

监狱关不了她 应送到什么“适当处所”?

台海2月19日讯 据台湾《联合报》报道,从爆发贪渎案到判刑定谳,曾在岛内掀起滔天大浪的吴淑珍,创下岛内“夫人”被起诉、判刑确定的历史记录,曾经翻搅多少台湾人的情绪,以检方发监执行、监狱“拒收”落幕。台湾的监狱关不了吴淑珍。执法单位演出的这场戏,可勇夺司法史上“金酸莓奖”。

以残障身躯登上“夫人”位子的吴淑珍,外形瘦弱,影响力却很大。贵妇团簇拥、财团金控争相上门进贡讨欢心,坐在官邸乔事、要钱不手软。即使弊案频传,司法单位长期视而不见。

直到“国务机要费案”爆发、累积的民怨沸腾让百万红衫军上街头,但即使被起诉,“夫人”的吴淑珍出庭亮个相后,就送医、请假,直到卸任,女主角不出面,这场司法大戏一度演差点不下去。

扁家海外帐户曝光卷进扁家后代,吴淑珍开始次次准时出庭,将所有往自己身上揽,赌的就是她残弱的身躯,监狱关不了她。法院判她再多的刑期,对吴淑珍而言,似乎都没有意义。

吴淑珍用身体对抗司法,显然大获全胜。她颈椎受伤、下半身行动不便、长期需要人照料,都是多年来众所周知的事,能不能服刑,多数民众心中恐怕也早已有数。

但是,从判刑定谳到确定不用服刑,“法务部”及监所却要花一百天,处处为她设想,等待不相干的病历资料、避开寒冷的天气、拖过农历年。向外界证明的是:培德医院的医疗设备比不上人文首玺,监狱的医护人员还不如扁家的看护。

司法的威信要靠执法者有肩膀的公正执法。试问,其他像吴淑珍这类被判刑定谳的罪犯,有没有可能搭高铁去培德医院检查?有没有可能花这点时间就作出决定?

另外,媒体工作者高源流今天在联合报发表文章说,台中培德病监医师昨天一致评估吴淑珍不适宜收监,只是吴淑珍执行有期徒刑的诸多程序中的一道,不是结论。未来大家必须要关注的,是执行检察官要如何斟酌医师的这一评估,然后决定以什么样的方式或形式,来执行吴淑珍应得的刑惩。

很多人误以为,培德医师昨天作成的不宜收监评估,代表吴淑珍不必坐牢,从此自由了。其实不然,吴淑珍昨天送到台中监狱附设培德病监,虽然属发监程序的一环,但本质上并不完全像是要到监狱服刑,而是执行发监的检察官,依据监狱行刑法第十一条项的规定,把下半身重残的吴淑珍谨慎的送交监狱医师评估,她是否符合监狱应拒绝收监的条件。如今,既然监狱医师认为应予拒绝收监,那么,检察官就要进入第二个,也是关键的程序,决定该用什么形式或方式让吴淑珍坐牢。

其实,从过去台大医院医师屡屡评估,吴淑珍连出庭应讯都有生命危险的情况看,我早就认为监狱的医师肯定会认为吴淑珍不能收监。所以,我的观察重点全摆在,吴淑珍被监狱医师拒绝收监之后,检察官如何斟酌,如何决定吴淑珍究竟是送交医院、监护人,或什么样的其他适当处所。

我相信,检察官昨天把吴淑珍责付陈致中的裁定,并非完成了斟酌,而把陈致中当成是监护人,完成整个发监程序,而应该是暂时把吴淑珍责付给家人看管,再进入斟酌阶段。

那么重点在于,检察官该斟酌什么?我认为,理论上,检察官斟酌的是,如何在社会正义与吴淑珍人权间,找到一个平衡点。实务上,检察官斟酌的应该是,我们国家能有什么资源、场所,让他把吴淑珍送进去坐牢。

现阶段,吴淑珍是个贪赃枉法的罪犯,由检察官依法发监,实现社会正义。无论从相关法律的法条或者立法意旨论,检察官斟酌的首要考量,当然是实现社会及司法正义,然后有斟酌余地,再考量吴淑珍的身体状况。

否则,检察官万一先考量吴淑珍的身体人权,让吴淑珍长住自家豪宅,等于是告诉所有的人,做了再大的坏事,只要身体不好,就可不必坐牢,形成负面、恶劣的示范。

我坚信,有能力、体力可以逛街、管不该管的事的吴淑珍,应该可以坐牢。问题只是,吴淑珍应该送到什么样的“适当处所”,以什么样的方式或形式坐牢,这就是检方的智慧了。

病毒性结膜炎
癫痫大发作的护理
痛风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