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峥嵘神马传说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来源:万州信息港

导读

一:不速之客  自从刘老仙逝以后,关于神马的故事便是销声匿迹了。  今年春节放假回家,我便变得无聊了。家里的风景自小就是看的厌倦了的。我还是

一:不速之客  自从刘老仙逝以后,关于神马的故事便是销声匿迹了。  今年春节放假回家,我便变得无聊了。家里的风景自小就是看的厌倦了的。我还是习惯在城市的生活,那种黑夜如同白昼的生活让我迷恋。  这天,我依旧是百无聊奈的看着电视,随意的换着电视频道。当我无意间看到一副画面时,我便震撼了。手不由自主的僵直在前方,保持着亘古不变的姿势。  “是刘老的电影!”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我一跳,回过头,一张略微清瘦,但却漂亮的脸蛋出现在我的视线。  “徐彤,你怎么在这里?”我惊讶地问。  “怎么?难道我不能在这里?”徐彤佯装愠怒的说。  “不……不是!我是说你怎么会在这里?”我有些激动,有些高兴,以至于说话都结巴上了。  “哦!”徐彤哦了一声,随意地说:“没办法,谁叫老爸老妈烦人呢?”  “你又和你爸妈吵架了?”我有些担心地问。  “是啊!你不会不欢迎我吧?要是这样我就不打扰你了。走了!”徐彤说着就要转身走出家门。我急忙站起来,一把扯住她的手说:“欢迎,怎么不欢迎!”  “哈哈,我就知道你个大笨蛋肯定会这么说的。”徐彤像是胜利般的笑着。  “只是你跑这里来你爸妈知道吗?”我还是有些担心的问。  “我才不管呢!”徐彤不以为然地说。看着徐彤现在的样子,我真的有些不忍心拒绝她,但是我们这孤男寡女的要是住在一起,就算没有什么的也会被别人误会。所以,我还是比较担心这个问题。毕竟这对徐彤的名声影响很大的。  “今天晚上我陪你睡觉怎么样?”徐彤笑着说,眼神有些虚幻般的诱人。  “什么,你……你……你在说……说一遍?”我结结巴巴的说着这令我吃惊的话语。  “我说我要陪你睡觉!”徐彤口齿清晰地说着这句话。  “不……不是,那个……那个……”我几乎接起崩溃了。连说话都不成句了。  “那个什么?你到是愿不愿意啊?”徐彤恼怒地问。  “我……我愿意!哦,不……不是,我不愿意!”我终于脱离结巴的说着。  徐彤不换好意的眼神盯着我说:“你是不是男人?”  “我是不是男人关你什么事?”我有些胆怯地说。  “是男人有女人陪你睡觉你还不愿意?阳痿了吧?”徐彤似笑非笑地说。  “你才阳痿了呢,我好着呢!不信你试试?”我没好气地回了一句。哪知徐彤却不依不挠地说:“好啊,好啊!我就试试。”说着竟然就要解开扣子。我看情况不对,赶紧求饶地说:“行,行,行。算你狠,我阳痿行不。我求你别……别……脱!”  “这还差不多,跟我斗?”徐彤哼哼地说。  我的心里那个恨哪简直无法言语,作为一个男人,无论别人怎么侮辱你,都可以忍,但是说你阳痿你还能忍么?不过对方简直就是一女流氓,我只好大人不计小人过了。  看着我低着头,徐彤若有所思地问:“那今天晚上怎么睡?”  “一起睡!不……不是,分开睡。”我说。  “我知道是分开睡,问你怎么睡?”徐彤突然严厉地说。  “我下你上。”我说。  “不行,你上我下。”徐彤不挠地说。  “不行,我怕高。”我底气不足地说。  “行不行?”徐彤眼睛瞪得圆圆的,气呼呼地问。  “行!”在她面前,我所有的自尊都被摧毁得一文不值!  二:神马的故事  突如其来的吵闹,打断了我一点时间。当我再次看向那部刘老生前得意的作品时,已经接近尾声。看着演员字幕出现的一行字,我顿了顿。那一行字是:“刘本生著”。  “你还看这老掉牙的电影啊?”徐彤皱着眉说。  “无意间看到的,怎么,你看过?”我有些惊讶的问。毕竟像徐彤这样一天三不管的人,是很少去注意这种文绉绉的电影的。  “看过啊。小时候看过的!”徐彤回答。  “好看吗?”得到徐彤的确认,我问。  “很感人的,特别是主人公的妻子死的太不值了。”徐彤有些幽怨地说。  “有没有金庸先生的《天龙八部》里的阿朱死的冤枉?”看着徐彤有些感伤的样子,我调笑着说。  “神经!”徐彤突然冒了一句,然后就沉默了。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我还没反应过来。就吃了闭门羹,可悲啊!  “你有没有听过神马的故事?”沉默了半天,徐彤突然莫名其妙地问。  “听过啊!这好像也是刘老的作品吧?”我说。  “嗯!”徐彤淡淡应了一声。继续说:“想不想知道那神马终究去哪儿了?”  “你知道?”我有些不可思议地问。  “我问你想不想知道?”徐彤并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而是一味的问我想不想知道。我只好说:“你说吧!我洗耳恭听。”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多久啊?”我打断了徐彤的话题。  “就算是国民党时期吧!”徐彤说。  “继续!”我说。  “在很久很久……国民时期”徐彤说着突然停了一下,纠正后又说:“那时候,正是毛主席与蒋介石开战期间,八里村村民刘久候家养了一匹黑色的母马。而这匹黑色母马常年都拴在八里村对面大山下的岩洞口,那里阴风嗖嗖,寒气逼人,使人望而生畏。极少时间停留,就使得人的头脑有些眩晕。因此,此洞就叫阴洞。而那匹黑色的母马只有刘久候才敢把它栓在那里去,别人都不敢去。然后,半年后的一个晚上,刘久候的妻子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到一个叫刘三儿的人,刘三儿生前欠了刘久候三十三钱银子。刘三儿对刘久候的妻子说:“嫂子,我来还你的债了!三十三钱银子一文不少。”刘久候妻子不明所以,吓得尖叫连连。好不容易度过漫漫长夜。第二天一早,刘久候照常背着一箩筐青草去喂那配黑色的母马。然而,他却惊讶的发现,那匹黑色的母马竟然下了一匹灰色的小马。刘久候当时很震惊,因为这阴洞门口并没有其它的马来过。那么,这匹小马是从哪里来的呢?答案却是无人知晓。  时间过的不快也不慢。更加奇怪的是这匹灰色的小马三年后还是像刚生下来那么大。一点就是四支腿显得格外粗壮。刘久候特别郁闷,还找了当地的八字先生刘华榕算了几次卦,都无从知晓。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就在人们逐渐淡忘此事的时候,刘久候的妻子又做了一次奇怪的梦,梦里还是刘三儿,由于有了前次的经历,刘久候的妻子这次倒也不怎么害怕了,颤抖着声音问:“刘三儿,你要什么你说吧!嫂子能办到的绝不推辞,但是求你别出现在我梦里了好么?”刘三儿笑笑说:“嫂子,你别误会,我是来还债的,还完债我就走。”“那你什么时候才还完啊?”刘久候的妻子有些迫不及待地问。“半个月以后你就知道了。”刘三儿说完,消失在刘久候的妻子的梦里。“别,你别走,为什么要半个月?”刘久候的妻子急忙的想要抓住刘三儿,但是刘三儿的身影却是空气一般,任凭她怎么用力抓,也抓不住,当下记得大喊大叫。“你怎么了,素芬?”看着做恶梦手脚乱蹬乱刨的妻子,刘久候做起来叫唤着。只是一会儿后,刘久候的妻子便又呼呼入睡了。  半个月以后,天上下着蒙蒙细雨。浓浓的白雾,遮掩了人们的视线。村里来了两个自称是贩卖牲口的马贩,在刘久候家里做了一上午。然后要求刘久候把那匹灰色的小马卖给他们,刘久候本来对那赔钱货也不慎喜欢,当下也就爽快的答应了。只是在价格方面却是讨价还价了半天,那两个马贩就是不肯多加一分钱。一口咬定只给三十三钱银子。就在双方僵持不下的时候,刘久候的妻子素芬却突然答应了。因为她突然想起自己做的梦来。  马贩牵着那匹灰色的小马走了,消失在村里。当两个马贩把那匹灰色的小马牵到川黔交界出一条大河处时,却是径直把那匹灰色小马牵到河边,两个人开始一左一右的替小马洗着污秽不堪的身子。奇怪之事,再次发生。只见那匹瘦小的灰色小马在两人的洗刷下,逐渐逐渐的长大起来,到竟然高过了两人。而全身灰色的鬃毛也是在洗刷下变得无比雪白,不含一点杂质。远远望去,仿若天马。当的洗刷完毕之后,那匹原本灰色的小马,身高竟然达到两米左右,而两侧竟然是长出了如天使般的双翅。两人对视一眼,微微一笑,飞身上马。策马而去,只见那匹白色而高大的骏马银蹄微动,便如风驰电掣般飞奔起来,四蹄离地。终于缓缓消失在茫茫的天际。有诗为证:‘白鹤衔鬃雪盖尾,四支银蹄草上飞。’”  三:后来……没后来  “讲完了?”我问。  “嗯!”徐彤回答。  “切,这不是刘老的作品吗?你在给我玩演讲啊?”我不爽地说。  “对啊,是刘老的作品啊。但是我要给你说的还在后面。”徐彤撇撇嘴说。  被徐彤勾起兴趣,我只得默不作声的听着她继续说:“而那匹神奇的骏马在飞驰了一段路程之后,便在九阳沟的九阳道观门口停了下来。原来那两个马贩竟然的九阳道观的两个道长化装而去的。而那匹白色的神马居然变成了一个玉树临风,风度翩翩的美男子。取名叫做‘徐丹枫!’”“徐丹枫?”我奇怪的问。  “嗯,徐丹枫!”徐彤呐呐地说。  “那后来呢?”我越听越来劲了,追问着说。  “后来那徐丹枫因为生的风度翩翩,而且才华横溢。所以与当时名动一时的大地主‘张岚’的女儿张馨结为连理。共度此生咯!”  “后来呢?”我又问。  “后来?”徐彤疑惑地问。  “对啊,后来呢?”我很认真的问。因为我想,既然能够以马化人,那么定然能够有一番作为才是,不可能成为默默无名之辈。  “后来……”徐彤拉长了声调。  “怎样?”我急切的问。  “没后来!”徐彤突然哈哈大笑着说。  “……”我无语,原来被这妮子耍了。当下气得直哼哼,可又不敢说什么,只得自己将这未完成的故事继续在脑海里编制。给他一个完整的结局。  门外寒更露重。我躺在上铺却无法安然入睡。毕竟刘老的作品太过经典,我不敢妄自增加。以至于心里久久无法平息。若是刘老还健在,那么我一定要他给再续神马传说。不过天意不可违,只得一片感慨中,酣然入睡。 共 365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抗菌治疗前列腺炎成果如何
黑龙江哪家治疗男科专科研究院好
云南治癫痫研究院哪好
标签

上一页:思香

下一页:忘了你成全他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