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许书记江山文学网

2019/07/12 来源:万州信息港

导读

一  高山村是城关镇的一个边缘村,村支书许彪,可是一个有故事的人物。  许彪身材魁梧、人高马大。年轻的时候,当过兵,而且当得还是坦克兵。那开

一  高山村是城关镇的一个边缘村,村支书许彪,可是一个有故事的人物。  许彪身材魁梧、人高马大。年轻的时候,当过兵,而且当得还是坦克兵。那开起坦克来,真可谓是逢山过山、逢水过水的,飚得很。  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许彪退伍后回到村里,本来村委会是要给他安排一个职务的。可谁知,改革开放十年后的农村,家家户户除了解决温饱之外,大家也有闲钱开始盖房子了。于是,许彪便从中嗅到商机。  盖房子,大家都得买砖、买瓦、买钢筋、买水泥之类的东西。买这些东西,就得有运输工具,把它们运回家,那就得用车。于是,许彪决定,贷款买车跑运输。  许彪是个急性子,做事雷厉风行,说干就干。他贷款买了一辆东方红牌的290。这车不大,性能不错,能装两吨来货,拉砖也就一千来块的。那时候,每家每户做房子,起码都得买一万四五千块砖。给一户拉砖,就得跑十四五趟的,才能拉完。  虽然,高山村是住在107国道的旁边。可砖厂却离高山村,还有二十多里路,来回就有四五十里的。平时,别人开着290,一天跑个五六趟,就很不错了。可许彪一天,至少也能跑十趟。  许彪开着290,就像开坦克一样,那是逢山过山逢水过水。上了107国道,他仍是把个拖拉机当成飞机开了起来。那路上,不论是大车、小车、板车、行人,见了他都得避之不及。他那挡位挂得是,油门踩得是,就连警车也撵不上,只能望洋兴叹地,随他而去。他还像在部队开坦克一样,根本就没有交通法规这个概念。他跑得趟数多,拉的砖多,自然钱也是赚得多的,那心情真是爽歪歪。  就在他得意洋洋之时,县交警大队来了一位新的大队长。他叫孟庆贵,也是当过兵的,而去还上过抗美援越的战场。退伍前,就是一位营长;转业后,除了在政府工作过,还在下面的镇派出所,当过几年的所长。这个人,心狠手辣,打起人来从不手软。他的脑海里,只有两种人,朋友或敌人;他的工作中,只有对或错。因为他跟县公安局长的关系不错,这次就把他调到县交警大队来当大队长了。  孟庆贵一来,就新官上任三把火。为了整顿全县的交通秩序,他一来,就抓了五个典型:有开飞机车的、有酒驾的、有闯红灯的、有超载的、有套牌的。五个人一字排开的,站在审讯室里,等着孟庆贵前来审讯。许彪就是其中的一个。  孟庆贵的眼睛有点问题。以前在部队,练习瞄准射击的时候,因为太投入,把一双眼睛搞得有点斜视,看人都是四十五度的。明明跟你面对面地站着,可他看得却是旁边的那位。所以,人们给他取了个外号,叫“孟瞎子”。  孟瞎子手里拿着一根皮鞭。这皮鞭可了不得,这是他在抗美援越的战场上,缴获一个美国大兵的。后来,部队首长为了奖励他,就把皮鞭送给了他。只见他右手拿着鞭子,双手背在后边,在几个人的面前踱来踱去。  “嗯,小伙子不错,当过兵吧?”孟瞎子走到许彪的面前,看到他身材魁梧、人高马大的,便问。  “报告首长,当过!”许彪声音洪亮地回答道。  “在部队当得什么兵呀?”孟瞎子又问。  “坦克兵,开坦克的!”许彪回。  “是开飞机的吧?”孟瞎子还问。  “是!哦,不是!”许彪知道孟瞎子指的是开拖拉机的事,便赶紧改口回答着。  “是,还是不是呀?”孟瞎子盯着许彪问。  “不是!”许彪很肯定地答。  “我叫你不是!”孟瞎子说着,一鞭子就打了过去。  “哎哟!”站在许彪旁边的那位中鞭了,应声叫了起来。  站在旁边那位是个酒驾,那身体可比许彪单薄多了。因为是夏天,衣服穿得少。我滴个乖乖,那一鞭子下去,身上立马就是一道血印。  “是不是啊?”孟瞎子又问。  “不是!”许彪依然坚定地回答。  “我叫你不是!我叫你不是!”孟瞎子说着,又是左右开弓地抽了过去。  “哎哟咧,你就赶紧说个是哦,我实在是受不了啦!”旁边的那位酒驾,直向许彪求饶。  “不是!”许彪看了一眼酒驾的惨样,还在幸灾乐祸地答着。  “我叫你不是!我叫你不是!”孟瞎子越抽越起劲,嘴里还一个劲地叫嚷着。  “哎哟,我滴妈吔!是是是!”酒驾嘴里不停地回答着。  “是!”许彪也觉得酒驾够惨了,也回答道。  “我就说啰,美国鬼子都怕这鞭子,你就能硬得过去咧?!”孟瞎子说着,又把鞭子挽了起来。  “你可要走了,交罚款去!”孟瞎子对许彪说。  “好在不是打在自己的身上,我滴个乖乖,那可是鞭鞭见血呀!”许彪交完罚款,出了交警大队的门,心里突突直跳,吓得是浑身直冒冷汗。  “还是把车卖了算啦,别开这车了,要是下次被这孟瞎子抓到了,不死也会脱成皮。”许彪心里想着,就把车卖给了别人。    二  许彪卖了车,回到村里。正好,村里还差一位治保主任。经村委会研究,就让许彪当了村里的治保主任。  许彪本身就身材魁梧、人高马大,加上在部队当兵的时候,又跟在少林寺练过的战友,学过几天的功夫。他要打三五个人,是不在话下的。你还别说,让许彪当这个村治保主任,还真是选对了人。自从他当了主任,村里的那些混混们都老实了。许彪更绝,他还把那些混混们组织起来,让他们来当村里的联防队员。许彪对他们进行军事化的管理,还教他们一些擒拿格斗术。从此,村里面再也没有混混了。高山村在年底的评比中,获得了全县治安管理模范村的称号。  第二年,高山村换届选举,许彪高票当选村主任。从此,他便正式走上了从政的道路。  高山村在许彪的带领下,开始搞村办企业。办水厂、砂石场、酒厂……村办企业,一个个办得红红火火。集体有了钱,农民们也得了实惠,大家都夸许彪是个能人。  再一年,村支部的古书记到了退休的年龄,村委一班人,都推选许彪来接这个班。就这样,许彪正式成为高山村的一把手。许主任成了许书记,他的责任就更大了。  三五年后,高山村在许书记的带领下,走上了新农村建设的道路。村里集体规划、集中建设,一排排别墅拔地而起。电灯、电话、电视、网络,空调、洗衣机、热水器、液化气炉。村里人也过起了城里人的生活。高山村也成了有名的明星村。  孟瞎子也退居二线了,到县政协当了副主席。那年,他到高山村搞新农村的调研,许书记接待他们。听完汇报后,中午休息的时候,许彪跟他开玩笑:“孟主席,您还记不记得,那年在交警队打我呀?其实,您一鞭子也没打在我身上咧!”  “瞎说,我是看着你打的!要是没有我那几鞭子,还指不定有没有,今天你这个明星书记咧!”孟瞎子自豪地说。  “您都打在酒驾的身上了!把那小子打得皮开肉绽的,哈哈哈!”许彪哈哈大笑地说着。  “我就说啰,怎么打你,他叫喊咧!反正飞机车、酒驾都该打,打在哪个身上都一样!”孟瞎子严肃地说。  孟瞎子在高山村搞调研,听到的正面消息多。当然,也有负面的。比方说,高山村有钱,计划生育却执行的不严。有的人,交了罚款就能生,甚至生三胎四胎都有,群众意见很大。孟瞎子把这些意见向县里做了汇报,也向镇里进行了通报。立刻,镇党委就责成镇计生办进行核实处理。    三  镇计生办去了两位同志,在高山村核实超生的事情。确实,几乎每家都有超生的现象。可大家一致都把矛头对准了一个人,村里的许幺姑家。许幺姑是许书记的堂叔姑姑,是他的前辈。  这工作眼看就做不下去了。计生办的工作人员,把事情向许书记进行了通报,请求他的帮助。许书记一看,钉子原来是自己家的亲戚,就决定亲自带他们上门去做工作。  “幺姑呀!这是计生办的王同志和刘同志。他俩是专门来找幺狗和弟妹的?你让他们回来,这都是怀第三胎了,还是把孩子打掉算了!”许彪一进门,就对他的姑姑许幺姑说。  “放你娘的屁!你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看你生的个就是儿子啵。幺狗生的两个都是丫头,不生一个儿子,他啷么对得起你死去的姑爹哟!”许幺姑一听,就骂开了。  许幺姑今年六十多岁,两年前死了老伴。有两女一儿,两个女儿都嫁到江北去了,家里就幺狗这么一个儿子。可儿媳妇生了两个都是女孩,他们不满意。为了生一个男孩延续香火,于是,决定生第三胎。媳妇也已经怀孕,为了躲避计划生育,夫妻双双跑到广东打工去了。  “你怎么骂人咧?”王同志说。  “我就是打他,又关你们屁事!”许幺姑顶着说。  “再怎么说,他也是你们的书记呀?”刘同志也说。  “他在你们面前是书记,在我的面前,就是我的一个侄儿子!这是我们许家的事,不要你们外人来插嘴!”许幺姑气呼呼地说。  “听说弟妹就在家里,你要她下来跟计生办地说清楚!”许彪说着,向二楼望了望。  “不在家!”许幺姑吼道。  “那我们上去看看?!”王同志说。  “不行!”许幺姑一看就急了,自己赶紧跑到二楼上去了。  “你们谁也不准上来,上来,我就往下跳!”许幺姑威胁着,说着就站在了二楼的栏杆边上。  “我们只是看看,有没有人嘛!”刘同志说着,就往楼梯上跨了两步。  “不准上来!”许幺姑歇斯底里叫喊着,应声就跳了下去。  只听“嘭”地一声。大门外是水泥地坪,许幺姑的头先落地,立刻就鲜血直流。  “不好了,出人命啦!”许彪听到响声,赶紧跑到门外一看,便大叫了起来。  村里的人听到喊声,纷纷跑到许幺姑家的门口来了。有的打110,有的打120。等警察和120赶到一看,许幺姑已经断气,回天乏术。村民一听人死了,赶紧把矛头指向了镇计生办的那两位。  其实,王、刘二位,当时听到许书记喊出人命的时候,早就趁乱骑车跑了。因为镇里的人,早就领略过高山村村民的厉害。  几年前,村里办水厂,因为有人黑了钱,村民们便举报到了镇里。镇里来了一位副书记处理此事,他当时的表态令村民们不满意。结果,被全村人堵在村会计家的二楼,三天两夜地,没让他下楼吃喝拉撒睡。,还是县公安局派武警来,才把那位副书记救了回去。  此刻死了人,他俩要是不走,恐怕只能给许幺姑做陪葬了。  “人是许彪带来的,就找他!”人们开始群起而攻之。  “对,就找他!”大家一呼百应的,就把许彪给围住了。  “打死这个狗日的,吃里扒外的东西!连自己的姑姑都不放过!”村民们东一言西一语的,情绪越来越激动。  “大家安静,别激动!”警察甲开始呼吁大家。  “大家别激动,我们警察来处理!”警察乙也在一旁喊。  “别听警察的,他们都是一丘之貉!”有些煽动者在后面叫着。  许幺姑的门前,一下子就来了几百上千人。显然,两个警察是警力不够。警察乙赶紧呼叫县公安局,派警力来增援。大批的警察赶来了,城关镇的书记、镇长也来了,村民们的情绪才慢慢舒缓了下来。  “我们强烈要求,罢免许彪的村支部书记!”村民们派出的代表跟书记、镇长对话。  “为什么?”镇委葛书记问。  “死了人,难道不需要人出来负责任吗?”村民代表甲说。  “可计划生育没错呀!人是她自己跳的楼!”胡镇长说。  “要搞计划生育,就非要逼死人呀?”村民代表乙愤愤不平地问。  “我们没有这么说,也没有这么做!许幺姑的这件事,应该只是一个意外!”胡镇长回。  “你们非要许书记承担责任,我们也尊重大家的意见!只是,你们不要把事情再扩大化了!”葛书记对代表们承诺说。  “那行,只要许彪下台,我们尽量去做村民们的工作!”两位村代表回答。  许幺姑的后事办完之后,许书记真的被罢免了。  后来,听说他到镇办的渔场,去当了场长…… 共 430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试管婴儿技术的特色讲解
黑龙江男科医院哪好
云南治疗癫痫病的专科医院
标签

上一页:优化网络营销策划41a

下一页:舞台3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