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70码飙车案主角出事坦然面对做人不偷鸡摸

2019/07/13 来源:万州信息港

导读

70码飙车案主角:出事坦然面对 做人不偷鸡摸狗2009年5月7日晚,杭州发生了一起轰动全国的飙车案。还在杭州师范学院读大二的胡斌驾驶一辆

70码飙车案主角:出事坦然面对 做人不偷鸡摸狗

2009年5月7日晚,杭州发生了一起轰动全国的飙车案。还在杭州师范学院读大二的胡斌驾驶一辆三菱跑车,将正在过马路的浙大毕业生谭卓撞死。而后,警方称当时车速“70码”,引起众多质疑,友发明络新词“欺实马”。

今年5月2日晚上10时许,杭州龙井路上一辆白色宝马翻车,事主正是当年“70码事件”的主角胡斌。减刑出狱,重新获取驾照的他又将这个五年前的事故带回人们视线。

富二代胡斌?

当年的“70码事件”后,有媒体翻出胡斌的家底,称其在杭州本地的批发市场有个20多平方米的摊位,搞童装的运动系列批发;家里有宝马、牧马人、马自达和出事的三菱EVO四辆车。有友质疑,一个小店如何能撑得起这么多豪车。

成都商报调查发现,目前能查到的资料显示,胡斌父母原来是塑料管件厂的,下岗后出来做生意,后来“赚了点钱”。胡斌家以前在杭州江干区一处老小区有一套房子,2009年卖掉后搬到某花园小区,该处房价在每平方米2万元左右。另外,在嘉兴还有一处房产,也被胡斌称为是“自己的家”。

胡斌出狱后,家里主要有两辆车,一辆是英菲迪尼,由胡斌爸爸使用,一辆是mini cooper,胡斌称是2004年的车,6万公里无事故。

出狱后的胡斌在选车上似乎低调起来,他自称是钢炮一族(车迷们通常把车型比较紧凑、运动,但动力强劲的汽车称为“钢炮车”,没有跑车飞扬跋扈,又不似房车中庸),大多选择不太鲜艳的颜色。2012年6月,胡斌将mini cooper转手,买了一台宝蓝色的宝马118,市场价在30多万元,也改装过轮毂。他告诉朋友,这是辆二手车,全部手续办完总共不到30万元。大约一年后又换成了此次出事的白色宝马125。

其所用的iphone 4S是2012年2月由母亲“赞助”的,脚上的万斯板鞋,价格在500上下。

2009年5月7日晚,还在杭州师范学院读大二的胡斌驾驶红色的三菱EVO跑车,将过马路的青年谭卓撞死。“超速”“富二代”“真假胡斌”迅速让这起交通事故成为全国热点,而警方对肇事车辆“每小时70码左右”的说法,更推高了民的愤怒。

今年5月2日晚上10时许,杭州龙井路上一辆白色宝马翻车,又将这个五年前的事故带回人们视线,车主正是当年“70码事件”的主角胡斌。在谭卓忌日即将到来之时,这起被交警称为“普通的单向交通事故”又点燃了人们心中的怒火。

龙井路位于西湖旁一座小山上,弯道多,限速30公里每小时。而宝马翻车后,安全气囊几乎全部弹出,轮毂变形,大灯损坏,前挡风玻璃碎裂。友质疑,如果胡斌不是在飙车,怎么可能把车撞成这样?更让友愤怒的是,一个撞死人的司机为何还能领取驾照?被判3年的胡斌为何能获得9个月的减刑?

近日,成都商报在杭州一家汽车俱乐部找到了胡斌,并通过对他的同事、老板及曾关押胡斌的杭州东郊监狱相关负责人等的采访,多方了解,尽可能还原“70码主角”出狱后这3年的人生轨迹。

生活现状

在汽车改装店打工8个月月入“几千元”

这家汽车俱乐部位于杭州钱塘江边,位置较偏,介绍称以车的改装保养及维护为主业。成都商报赶到时,店里正有一辆大众SUV在更换轮毂,几个技师正在工作。

戴着一个耳钉,头发有不明显的染色,身着黑色T恤的店服,脚上一双板鞋,眼前的胡斌带着一些痞气,但穿着打扮跟人们所称的“富二代”似乎有些差距。

得知想要改车时,胡斌有些疑虑,但还是比较热情地接待了。他表示,这里是会员制,改的车都是上赛道的,如果一般人要改的话,只能改改外观。随后他又向介绍了改避震的好处,还拿出一些车膜给挑选。他称,在这里改车的都“对性能有一定要求”,俱乐部平时不在杭州组织活动,主要是每个月在上海的比赛,平时车友也会组织一些自驾游。

对于成都商报的进一步询问,胡斌称要问俱乐部的经理。他回避了是否会参加比赛的问题,表示自己只是店里的业务员。

该俱乐部经理表示,胡斌是2013年10月到这所店工作,像普通人一样朝九晚五,忙的时候还会加班加点,月入“几千元”。就在5月2日翻车当天的下午,他和其他工作人员还在店里“各种忙碌”。

对于胡斌的背景,一位工作人员称,他们都知道,但是“不能因为一件错事,就把一个人的一辈子毁了”。做财务的陈小姐说,她和胡斌已经认识很多年,觉得出事之后他变化很大。

担忧前途

出狱后闲了半年后跟爸爸学做生意

成都商报发现,汽车改装是胡斌出狱后的主要工作。

胡斌的微博为2011年8月8日注册,与减刑9个月的出狱时间吻合。其条微博发于2011年8月13日,内容是乘动车到福建。重新回到社会后,他选择了旅游散心,9月又去了云南香格里拉、大理等地。

大概有半年的时间,胡斌没有工作,特别是2011年底到2012年初,他常常晚上在外与朋友聚会,“天天喝酒”,有时会到凌晨三四点。胡斌还喜欢玩德州扑克。有一次,他参加俱乐部锦标赛,赢取了30克黄金的奖。“天亮说晚安,这个生活实在太疯狂。”他对自己这么评价。

2012年1月28日,胡斌称闲了半年,想找点事做,并强调“是很认真的”。朋友羡慕他可以休息,但他表示“真不想休息”。实际上,此前胡斌也对自己的前途显出过焦虑,“要赚钱,不然没饭吃啦”。之后,他同他爸爸及其朋友学做生意,但其后不了了之。

直到当年4月,胡斌在朋友开的改装车店里稳定下来。一般早上7点左右到办公室“开门”,早的时候5点半就要出门。虽然还是时常同朋友晚上聚会,对于早起诸多抱怨,他还是坚持“睡了两个小时起来赚钱”。

2013年2月24日,胡斌曾把朋友的店顶下来,自己也开了一个小改装店,但不久后就没做了。8月份开始,他又和朋友做了另一家汽车店,后来也没了下文。放弃做老板的他,来到现在这家店。

热爱玩车

出狱后不久曾玩卡丁车多参加赛道活动

成都商报发现,胡斌对交通、车辆方面的比较关注,比如他对撞车逃逸显出一种不齿,也响应高考义务送考的车队活动。在一条杭州男子在斑马线被撞的微博中,有人评论说这条路很黑,很多人会车时还打远光灯,他转发称“必须抓”,“会车开远光灯都是不会开车的”。

但这并不削减胡斌对玩车的热爱。成都商报注意到,2011年8月29日他曾前往一处国际卡丁车俱乐部玩卡丁车。当年10月,还前往苏州参加了宝马M3车友聚会。当年出事时所开的三菱EVO仍是他中意的车型,称“好想买”,“喜欢到死”。

2011年11月22日胡斌在杭州江干区进行了路考。这以后,他的微博里便有了自己开车的照片,早是当年12月12日。他仍会参加“云集奥迪、宝马、奔驰、保时捷”的一些超跑俱乐部活动,关注赛车、漂移等内容。多数时候,他会去上海F1赛道组织活动,“感受它(赛车)的加速”。

成都商报发现,从2011年开始,胡斌及朋友就很喜欢在此次翻车的龙井山“聚聚”,时间大多在晚上10点左右,“感觉像回到了从前”。有朋友担心他玩漂移,他发了个笑脸称“慢的,慢的”。

焦点回应

减刑

2011年7月5日法院裁定准予减刑

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称,2009年7月20日,胡斌被判有期徒刑三年,交付至杭州市东郊监狱执行刑罚,刑期从当年5月8日起算。2011年6月21日,执行机关以“胡斌服刑期间累计积分257分”为由向杭州中院提出减刑建议。杭州中院于2011年7月5日在东郊监狱公开审理了胡斌减刑案,依法裁定对胡斌准予减刑9个月。

东郊监狱相关负责人告诉成都商报,胡斌在服刑期间的确认罪服法,遵守监规,接受教育改造态度端正。对于友提出,一般三年刑期有一年考验期,胡斌2010年就被评为监狱改造积极分子不太可能等问题,该负责人表示,各个地区的条例不同,积分是按相关规定执行的。

驾照

2011年12月5日取得新驾照

据杭州交警公布,胡斌减刑出狱后于2011年8月29日再次提出学驾申请,并于当年12月5日取得驾照,驾驶证、行驶证合法有效。新车祸中“未发现酒驾嫌疑”,也不存在追逐竞驶的情况,且未测出超速,只能算做一起财产损失事故,适用简易程序处理。

根据现行的道路交通安全法,目前终身不得重新取得机动车驾驶证的情形只有两种:一是造成交通事故后逃逸,且构成犯罪的;二是饮酒后或者醉酒驾驶机动车发生重大交通事故的。胡斌在2009年的交通事故中虽然致人死亡,但并不属于这两种情形,所以胡斌申请重考驾驶证是已超过两年处罚时限2天,符合国家法律法规。

成都商报了解到,胡斌新考取的驾驶证被扣3分,暂未发现超速记录。[1][2]下一页面对面

成都商报对话胡斌

谈翻车

“当天车速不快,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成都商报:这次在龙井路上翻车,是因为车速快吗?

胡斌:老实说,当时速度确实不快。在龙井山这个地方,能开多快?你也可以去问内行,要把一个车开翻是多么难的事。就算我技术好,原来的时候,山上快也就七八十公里,五六十公里过弯,你觉得这个速度能把车开翻吗?

交警来了也问我怎么个情况,我也如实说了。当时是车撞了还是怎么回事,我自己也不知道,已经懵了。

成都商报:你朋友说是有个轴断掉了?

胡斌:这个事情就不去追究了,有行内朋友看了,说可能是前轴断裂。但到底是人为原因还是车子有问题,这个也不是你我、交警就能认定的,那需要有关部门去检测过才知道。

成都商报:当天你们是去山上玩车吗?

胡斌:我们有个聚集地,聊天吹风,交流经验。那天是因为我们有客户,吃完饭去山上逛一圈。我们一共就两台车,上面碰到一共四台,我一个人先下山。现在路上车多,晚上视线也不好,也不会想在路上开很快。

成都商报:友觉得你出事后还不吸取教训?

胡斌:老实说,我自认为我现在开车是有阴影的,晚上有时候我会很怕,宁愿慢慢来,不像原来一开上车就哇……以前朋友在一起是我开车,现在我有时就说你开吧,我把车停这边,回家的时候再开。其实现在这边上了班之后,我吃完饭就很少有别的活动,就去山上聊聊天,完了就下来了,都是比较文明,也没有山上、路上乱开。

国内(改装车)这方面还不健全,导致大家觉得,车子很响就是非法改装,改装就会飙车。有时我们只是快一点,给人感觉就不太好。

谈舆论

“我没有躲躲藏藏,只是想低调处理”

成都商报:你现在开车速度如何?

胡斌:我现在都正常行驶,就很怕人行道突然出现一个人或者车,真的很怕。

我出事之前确实有时候比较疯狂,那时候年轻,什么事都不懂。现在逐渐年纪大了,有些年纪小一点的跟我们一起,我们也告诫他们平时路上别开快车。

成都商报:都没有玩车了?

胡斌:也只是当一个爱好而已,一个人的时候心情很郁闷,有时在高架上、没有人的地方可能会发泄一下。但特别是如果有人坐在旁边,我肯定很安分。

成都商报:这次翻车家里人有什么反应?

胡斌:这次出事后,家里就像回到上次一样了,爸妈说你怎么又这样,不吸取教训呢,我跟他们也说不明白。爷爷八十几了,有高血压,第二天就赶过来,沉默不语。还有人去我高中学校,去我爸妈的商铺,我班主任打给我,你又出什么事了,总之就是被所有人说。我也没什么好说的,自己确实出了事。

这次出事后我三天没来上班,爸妈也让我不要出去工作了,但天天在家里也不是办法。主要是上的舆论,看了就难受,特别是家里人。

成都商报:友觉得你背后有关系,所以一直找不到你?

胡斌:真正有些人能找关系花点钱把事情摆平,很快就平息了,我们摆不平,不然也不会满城风雨了。我可以当天晚上悄悄把车拖到一个地方去,大家根本找不到。但我觉得没有意义,你们要去找就去找,要拍就拍。我做人不说光明磊落,也不是偷鸡摸狗,既然出了事就去面对。这就是一个简单的交通事故,没有必要解释。我也没有躲躲藏藏,只是想低调处理,不想面对媒体。因为这样我都不能正常生活了,上次出事后,我们搬家了,我爸妈都不去打理店里了,那时天天有人找去。我跟交警也都是这样说的。

谈家境

“算中等,也就能买三四十万的车”

成都商报:有友说你是富二代?

胡斌:我家里就是一个做生意的,算中等吧,现在有钱人太多了。可能就是家庭条件还可以,一个儿子,家里太宠我了,爸妈也不会太管。

出来之后我是想这辈子是不会开车了,但爸妈说这个社会没有驾照是不行的。那时以前的车都没有了,考了驾照之后就买了辆宝马,因为觉得品质比较好,玩车的人对这个还是有要求的,而且那个车是二手,我家里也就能买三四十万的车。我们店里有专门在赛道上的车,我们去比赛不用自己的车。

我出事之后,大家都很清楚我家庭条件怎么样,到底是不是他们口中的富二代。别人不信我也没有办法,每个人的立场不同,我也能理解。我也不想出来澄清,嘴巴长在别人身上,我是管不住的,只能做好我自己。

成都商报:但是至少你还玩得起这样的车?

胡斌:我从小就梦想成为赛车手,想朝这方面发展,就是因为家庭条件不允许,所以就只能这样自己学,然后去赛道上玩。我身边一起玩的很多朋友都当赛车手,就是因为家里有钱,一年家里砸个两三百万没有问题。

成都商报:从里面出来之后你都做些什么?

胡斌:我爸妈从事服装行业,跟他们做了一段时间觉得不是很适合,不喜欢。我就去找4S店,销售什么的,但都不接受我。简历投了四五家公司,包括熟人介绍的,还是不行。这些只有我知道。我爸妈说你怎么都不去找工作,我难道跟他们说是因为我出过事找不到?

我后来自己开了家修理店,开店的10万是爸妈投资的,后来就没有拿过家里的钱。我出事之前觉得赚钱很容易,自己出来真的觉得赚钱太难了。只有一个小店面,开了七八个月后,比较难做,就和朋友一起合作。后来有很多分歧,半年多也不做了。在家里休息了半年,就到这里上班了。

现在这里我负责业务来往,跟杂工差不多。工资按提成拿,底薪一两千。我爸妈说了,家里不用你养。我家里这个条件还是有的,只要我能养活自己,不像别人赚钱还要养家人。

谈玩车

车还是要开“希望把爱好变成事业”

成都商报:大家可能不太接受你继续玩车,为什么还是想做这一行?

胡斌:车还是要开的,首先是个代步工具。而且每个人爱好不同,有些人喜欢冲浪,我就喜欢车,现在希望能把爱好变成事业。

现在做这个(改装)只是提供一种氛围,给大家一个聚集地,并不是说赚很多钱,就是希望这些人不要散掉,跟朋友一样交流经验,去赛道赛一下。这些玩车的人,如果没有一个空间,他们觉得没劲,可能就会去路上开。

我们改的车除了外观,主要是提高性能,包括制动性、操控性,客户要求改有时候没办法,只能尽量满足他,但我们也会劝,改了的车不要去路上跑。

我们开车有很好的习惯,拉安全带什么的。像一些人开车习惯不好,会车时打远光灯,弄得对方什么都看不见。

成都商报:这种情况比速度快还危险?

胡斌:这个就见仁见智了。比如上一次我出事的地方没有隔离带,远光灯照过来我什么都没看见,也是其中一个原因,所以我很忌讳。

成都商报:你觉得大家为什么这么关注你?

胡斌:像我这样,就是走霉运。说得难听一点,这是出在我身上,如果出在别人身上可能就没有那么大影响。比如说前两天比我大的多了,斑马线撞了一个人,有追踪报道吗?就是因为他很干净,否则焦点可能就不在我头上了。

当然我自身也是有原因的,如果我之前没出那个事。我妈也说这是因果报应,教训我要改掉不良习性。我觉得这次翻车已经很幸运了,至少人没事,只是手上有一点烧伤。如果我去高速上出了事……我现在也在后怕。

可能友觉得我还是原来那样玩世不恭,其实我朋友亲戚都知道,说我懂事了。原来我大大咧咧,随自己性子来,想怎么做就做,不会考虑后果,成天都是玩,也不会找事做。

我现在看到一些年轻人,会觉得,哇,这个很像我。我对他们说,“我是过来人,听我一句话”,说了我发现白说。我那个年纪,别人也跟我这么说的,我也不听。所以有些事真的是经历之后才会明白,这完全是两个概念。

谈未来

人生污点抹不掉“只能勇敢面对”

成都商报:你之后有什么打算,会担心吗?

胡斌:我知道会被歧视,有些事真的是没有办法,我出事之后就明白了这个道理。但我毕竟还小,还是要正常生活。

我原来有一个女朋友在一起五六年,彼此很了解,但是她爸妈不同意我们继续在一起。现在朋友给我介绍女朋友,我句话就说,你要告诉她我是谁。说得难听点,这就是一个人生的污点,什么都抹不掉,只能勇敢去面对这个现实。

我就喜欢这个行业,想当成事业来做,现在还在学习。但是也许再过两三年要结婚,到了另外一个阶段,不能一味追求自己的理想。理想跟现实差距太大,如果压力大了,可能会按部就班,做爸妈的接班人,或者做其他更能赚钱生活的事。

成都商报:你接触过谭卓家人吗?

胡斌:我爸妈有,我没有跟他们家联系过。其实谭卓他们家人看到,又会勾起伤心的回忆。好像这次的事,如果他们看到,本来过得很愉快的,心情又会不好了。

出事之后,我妈妈一心向佛,她现在全都吃素,说给我还债。有些人说我们家教怎么不好,我就想他们没有父母吗,为什么要这么说?当时那个事情民事赔偿是六十几万,我妈妈又多赔40多万,这个钱不是想打发他们,也不是想获得轻判,只是她心里过不去。

出了事就要接受制裁,但毕竟人家一条人命没有了,我们只是限度希望让他们在生活中过得好一点。我家里有佛堂,我每天也会上香,也会忏悔。

原标题: 70码飙车案主角:出事坦然面对做人不偷鸡摸狗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青年

作者:

前一页[1][2]

百色的治牛皮癣医院
肠息肉医院
遵义皮肤性病医院哪家好
镇江遗传咨询科医院哪家好
标签